服务热线:
业务邮箱:
|
400-996-7738
mijin@linkearths.com

库存近百亿消化艰难 男人的衣柜RFID芯片的使用达到预期

发表时间:2020-10-09 10:41作者:米进科技

在华为被曝遭遇芯片断供危机之后,海澜之家股份有限公司却传出了跨行做芯片的猛料。不过事后海澜之家火速辟谣:媒体报道不实,与公司无关。

作为市值曾超过800亿元的服装龙头,海澜之家竟因一场“乌龙”疯狂了一把,而为此振奋的股民们却空欢喜了一场。

芯片乌龙未改股价颓势

9月21日,海澜之家股价尾盘股价直线拉升了约4%,收报6.67元/股。


z1.png


至于股价异动原因,据相关媒体报道,系海澜之家突然多了个全资子公司,名为凯桦康半导体设备南京有限公司,成立于9月18日。

对此,海澜之家发布澄清公告称,公司及子公司未在南京设立半导体设备新公司,也不存在计划设立半导体设备公司的情况。报道中的半导体公司为一家在台湾注册的企业,与本公司无任何关系。该公司登记的股东信息为凯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与海澜之家的曾用名恰巧相同。之所以某企业查询平台显示海澜之家为控股股东,系该平台自动关联的原因。

海澜之家还表示,目前的主营业务为服饰销售,今后公司仍将围绕既定的发展战略,聚焦消费领域。

不过此后,海澜之家股价便延续了此前的下跌趋势。截至9月30日收盘,公司市值为269.1亿元,较9月21日蒸发了19亿元,而与巅峰时的800多亿元市值相比,则蒸发了2/3左右。

海澜之家成立于1997年,是一家主要从事品牌管理、供应链管理、营销网络管理的大型消费品牌运营平台公司。之所以闹出此次乌龙事件,一方面是公司与芯片的渊源由来已久。

早在2015年,海澜之家的新任总裁周立宸就曾提出用RFID芯片技术提升仓储物流效率。而彼时,RFID芯片的使用也确实达到了预期。

另一方面,是芯片产业正遭遇热炒。业内人士认为,半导体企业在一级市场以及二级市场的高估值,一定程度推动了短期投机情绪的产生。

根据公开报道,2020年前8月,全国已有近万家企业变更经营范围,加入半导体、集成电路相关业务。其中不乏一些主营业务与半导体风马牛不相及的企业,包括建筑安装、建材批发、区块链、医疗美容、保健养生等多类企业。

对此,海澜之家公关部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宣称,最近一直忙于向媒体澄清此事,正如公告所示,这件事本身是乌龙事件,和公司没有任何关系。

掌门盛怒之下衰退已现

事实上,令人大跌眼镜的剧情不止一次在海澜之家上演。2019年的一次常规年度股东大会上,由于财务问题遭到小股东质疑,海澜之家董事长周建平曾在公司股东大会上当众发飙:

“谁都不许质疑海澜的存货问题!”、“营收规模没超过海澜之家的,就不配质疑海澜!”、“如果你水平足够,就是你来当董事长了。”

面对诸多质疑,周建平在含枪夹棍地反驳之余,并没有实质性的正面回应。

根据相关中国男装市场报告,2019 年海澜之家品牌以 4.7%的市场占有率位列榜首,连续 6 年市场占有率第一。同时,公司还是沪深300指数、MSCI中国A股在岸指数成分股、沪股通标的股、央视财经50系列指数样本股。

但在光环环绕之下,海澜之家的衰退迹象却已显现。2015年至2019年,公司营收一直保持正增长,但净利润增速却由正转负,从2015年的24.35%降至2019年的-7.07%,而2014年为75.83%。


z2.png


来源:同花顺

海澜之家发布的半年报显示,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为81.02亿元,同比下降24.43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.47亿元,同比下降55.42%,超过腰斩。


z3.png


来源:公司半年报

对此,海澜之家解释称,受新冠疫情及国内外经济环境的影响,公司所处纺织服装行业经济指标同比大幅下降。虽然随着疫情受控,服装消费有所回暖,但速度较其他品类相对较慢。

库存难题至今未解

此外,另一缠绕海澜之家已久的库存问题,已是愈发严重。2015年至2019年,海澜之家的存货余额已经连续5年超过80亿元,占营收比重几乎近半。

今年上半年,存货仍高达82.17亿元,在业内遥遥领先,且超越了同期营收。与之相比,同为服装行业的红豆股份(3.35 +0.60%,诊股)存货占营收比约为39%,七匹狼则为16%左右。

与此同时,存货跌价产生的资产减值损失也直线攀升。今年上半年,海澜之家因存货跌价等导致的资产减值损失达3.75亿元,同比增长330%。此前5年,该数值分别为1.29亿元、1.87亿元、1.23亿元、3.59亿元和4.21亿元。

而这其实仅仅计算了不可退的存货。据其年报披露,其旗下连锁品牌存货中附有可退货条款的商品,可以按照成本原价退还给供应商,此类存货因此不计提存货跌价准备,只有不可退还的存货才具有减值风险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海澜之家仅对2年以上的产品进行计提:2-3年计提70%,3年以上库龄产品计提100%。而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,2年以上库存仅为1.58亿元,而2年以内库存达82.4亿元。这恐怕就是海澜之家巨额存货最终仅计提几亿损失的原因了。


z4.png


来源:公司2019年年报

近年来,海澜之家并非没有进行积极尝试。2019年,公司重塑了品牌内核,从“男人的衣柜”升级为“中国男装,全球价值”;业务也逐渐覆盖到了男装、女装、童装等领域。

最终,其还是走上了引发广泛争议的“剪标打折”道路。不久前,海澜之家曾在线下众多卖场及阿里巴巴、微店等网购平台,对积压的库存进行剪标批量打折处理,折扣价为正品价的1-5折。

“为不影响原有品牌的形象和定位,许多国内外品牌都会对库存商品进行剪标售卖,这种做法较为普遍。但此举对号称不打折的海澜之家,还是会对品牌产生冲击。”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、上海良栖品牌总经理程伟雄说。

销售费用远超研发费用

业内普遍认为,海澜之家的近百亿库存主要源于其经营模式:生产环节外包、门店开设以加盟模式为主。同其他服装企业的加盟店不同的是,海澜之家的加盟商并不参与门店管理。

在这种模式下,加盟商承担库存滞销风险,任何存货都可以退给海澜之家。不过也正因此,海澜之家才一路大举开店。截至2020年上半年,其直营与加盟的门店累计为7241家,其中绝大部分是加盟店及联营店,较2016年底的4237家大幅增长。

在大幅扩张的同时,公司关店数量也大幅增加。数据显示,2019年度海澜之家全品牌共计新开直营店337家,较2018年度多开91家。2018年,海澜之家仅仅关闭了两家直营店,2019年则关闭了18家。


z5.png


尽管如此,海澜之家的直营门店的经营状况却并未见好。2019年,连续开业12个月以上直营门店的平均营业收入仅为443万元,而2017年为2199万元,出现了大幅下滑。


z6.png


事实上,海澜之家的问题在于“有问题而不自知”,过于依赖现存的运营模式而未能规避风险,过于重视营销的手段,却轻视了消费者的偏好,认为只要广告打得好,货一定卖得出去。

《投资者网》翻阅财报数据中发现,海澜之家在营销方面的确不惜重金投入。 2020年上半年,海澜之家销售费用为10.42亿元,是同期研发费用的43倍之多。而2019年该数值高达24.67亿元,较2013年的4.86亿元翻了5倍多。


z7.png


对此,公司曾在年报中解释称,销销售费用的增长主要来自于直营门店的增加。

或为解决线下销售成本高问题,海澜之家又开始在线上销售、网络直播带货等方面发力。今年上半年,公司线上销售7.55亿元,同比增长近30%,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为9.54%,去年同期这一比例为5.59%。

不过,从目前情况来看,海澜之家线上销售规模相比线下仍然较小,能否带动整体业绩增长仍然有待考量。
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副标题

 
 
 
 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30-22:00
周六至周日 :10:00-18:00
 联系方式
项目经理:133 0245 7366
集团及大客户:156 2520 0290
邮箱:mijin@linkearths.com